粗长巨龙挤进新婚少妇未删版-强行挺进朋友漂亮的娇妻-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

  • <acronym id="ukbyz"><blockquote id="ukbyz"><nav id="ukbyz"></nav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
    <track id="ukbyz"><i id="ukbyz"></i></track>
    <optgroup id="ukbyz"></optgroup>

    1. <span id="ukbyz"></span>

      以人為本,本在心;以厚為道,道在行
      厚溥官網 景寧人力 百里半 沃德邦拓展

      厚溥·2018年(第一批)產學合作協同育人: 點擊查看申報指南

      企業郵箱 中文 English

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您的位置:HOME > 新聞中心 > 內部周刊
      • 武漢厚溥企業
      • Wuhan HOPU

      在這個不缺錢年代 創業公司為何更難做大做強?

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6-17 來源:網易科技


      咨詢~1.jpg

       

      網易科技訊6月16日消息,MIT《科技評論》(Technology Review)發布《紐約客》撰稿人詹姆斯·索羅維基(James Surowiecki)的文章稱,盡管過去幾年創業公司備受風險資本追捧,但創業者將公司做大做強的難度卻變大了。這背后有著什么原因呢?它對科技創新的未來有意味著什么呢?

     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:
       
      看看近年來美國大城市的狀況,很容易就能想到我們是生活在創業國度當中。得益于數字工具直線下降的成本和日益普及,以及早期階段融資困難減少,我們見證了《經濟學人》所說的“寒武紀大爆發時刻”:數字行業創業公司“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各式各樣的服務和產品多不勝數”。
       
      例如,2007年至2012年間,從投資人獲得種子資金的硅谷公司數量翻了一倍多。在過去的5年里,美國的風險投資總額達到驚人的2380億美元,當前的獨角獸(估值達到10億美元的創業公司)公司也多達200家。
       
      創業人數減少
       
      然而,此時許多的經濟研究人員卻在訴說一個要黯淡得多的故事:美國創業人數實際上在減少,數十年來一直在減少。兩位經濟學家伊恩·哈撒韋(Ian Hathaway)和羅伯特·利坦(Robert Litan)在2014年的布魯金斯學會論文中寫道,1978年至2011年,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國公司比例下降了近一半,2007年至2009年經濟衰退期間更是急劇下降,而后也僅僅緩慢回升。據美國商務部稱,2000年以來,美國人創立的新企業數量呈現銳減,供職于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的美國職員比例亦然。
       
      的確,2013年美國人創辦的企業比人口要少得多的1980年時少了。這種減少不僅僅是因為美國人口老化——相比以往,各個年齡段的美國人的創業意愿似乎都減弱了。正如哈撒韋和利坦所說的,這種下滑“在美國經濟中的各個行業都有出現,甚至包括高科技行業”。
       
      那是不是可以說美國不再愿意冒險創業了?不見得。新公司的數量確實少了,但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經濟學家所說的“溫飽型”公司的減少。那種公司的創始人無意做大做強,他們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獲得某種程度的財務獨立,不用替別人打工看人臉色,諸如此類。近些年的數據顯示,那一類創業者減少了。
       
      真正的創業公司
       
      有一小部分的新公司則與上述的那一類公司不同:它們從一開始便立志做大做強。這些公司的領導者通常是“變革型”企業家——想要成為下一個杰夫·貝索斯(Jeff Bezos)或者伊隆·馬斯克(Elon Musk)的創業者——它們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“創業公司”。這些公司在美國所有的新公司中的占比較小。但從歷史來看,它們在創造就業機會卻作出了“極大的貢獻”。
       
      事實上,這些經濟學家約翰·霍爾蒂萬格(John Haltiwanger)所說的“高成長性”公司(每年工作崗位增長率超過25%的公司)在所有公司中僅占15%,但它們在總計創造的工作崗位中卻占據半壁江山。相比相對年邁的公司,這些年輕的公司在研發上的投資要更多。
       
      這些高成長性公司至關重要,對于經濟和創新的影響很大。根據考夫曼基金會5月發表的一份報告,近來來這類創業公司正更頻繁地出現。兩位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斯科特·斯特恩(Scott Stern)和喬治·古茲曼(Jorge Guzman)的最新研究也顯示,1988年至2014年間,在美國的15個州,他們說所說的“優質”創業公司的創建數量并沒有呈現長期下滑趨勢。
       
      斯特恩和古茲曼發現了想要擁有高增長性的創業公司的特征,它們包括:在特拉華州注冊成立,注冊專利,以及不以公司創始人的名字命名。他們發現,這類創業公司的創建速度并沒有下降——事實上,2014年該類公司的創辦速度為歷史第二高。不出意外,在舊金山灣區等地方,優質創業公司的創辦速度處于歷史新高水平。
       
      成功者減少
       
      但有一點要注意。盡管斯特恩和古茲曼發現高增長性公司的創辦空前活躍,但他們還發現,相比過往的同類公司,這些公司取得成功的案例減少了。正如研究人員所說的,“盡管新想法的數量和創新的潛力處于增長,但能夠以一種有意義且系統化的方式做大規模的公司似乎減少了。”也就是說,布下的種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,但最終成長為參天大樹的樹木變少了。
       
      斯特恩和古茲曼也不知道這背后的原因。但有一點原因是顯而易見的:傳統公司變得更有權勢了。我們也許會認為,在我們所身處的商業世界,傳統公司總是處于被顛覆的邊緣,其競爭優勢也空前脆弱。有些行業的確是那樣——想想亞馬遜如何變革圖書零售,數字下載和流媒體如何顛覆音樂行業吧。
       
      但哈撒韋和利坦指出,美國的產業在過去的30年里變得更加集中化了,幾乎任何一個行業的傳統公司都變得更具權勢了。正如他們所說的,“傳統公司處于越來越有利的位置,而新晉者則處于越來越不利的位置。”即便是在科技行業,這種對比也非常鮮明:在動蕩的1990年代末,眾多領域都有大量的公司爭奪市場份額,而當下,整個行業由谷歌、亞馬遜和Facebook所主導,局勢相對穩定。
       
      漸進式創新VS激進式創新
       
      短期來說,這似乎不大緊要。畢竟,谷歌、亞馬遜和Facebook都有大力投資研發,它們也似乎有興趣追逐“登月”項目,取得漸進式創新。這些公司也在不斷快速地擴大員工規模。但長期而言,美國經濟需要更多能夠迅速實現高增長性成功的創業公司,不僅僅因為它們在創造新崗位上扮演重要角色,還因為它們有助于促進技術創新。

      舉例來說,201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,傳統公司趨向于投資基于已有技術的研發項目和漸進式創新,而創業公司則更多地專注于新技術和激進式創新??挤蚵缜暗膱蟾嬉仓赋?,新公司“在進入市場時擁有前沿創新技術的可能性更大”。
       
      那意味著我們并不希望科技的未來取決于少數幾家巨頭的投資決策。我們希望看到的是,科技的未來誕生于一個由傳統公司和創業公司組成的強大生態圈。美國經濟過去一個世紀的發展與技術活力息息相關。設法促進競爭和創造培育變革型創業者的環境,是確保美國經濟在下一個世紀避免陷入停滯的最佳方式。(皓慧)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粗长巨龙挤进新婚少妇未删版-强行挺进朋友漂亮的娇妻-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